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气功学-刘天君

2017-07-21

      刘天君,六十八岁,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气功学方向博士生导师,中国医学气功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,中医气功五行掌代表性传承人。

  退休的生活本应悠闲,但刘天君却闲不下来。

  作为全国唯一的针灸推拿专业中医气功学方向博士生导师,他仍然是中国医学气功学会的法定代表人,“很想退下来,但中医气功发展艰难,很多事要做。”在中医气功人眼里,刘天君是他们的“带头大哥”,扛着中医气功学术的大旗。

  共和国的同龄人,生于上海,长在北京,初中毕业上山下乡,在北大荒一呆就是7年。期间患肝炎,看了很多中西名医,治疗不理想。一日突发奇想,开始每天慢跑10分钟。风雨无阻坚持一年,检查结果居然显示正常,不仅感慨“人体竟有如此强的自愈能力。”但肝区一直痛。

  1975年回京,因生病经历,跟一位老中医学了两年,能开方子。1977年恢复高考,选择中医,考入现在的北京中医药大学。5年本科,每门成绩不低于90分,但一个问题始终困扰他:不同于西医,中医的科学性到底在哪里?

  本科没搞懂,再读研究生,毕业留校接着做教学科研,但那个困扰一直没有解决。经梳理中西医两种医学体系,刘天君发现,中医的诸多核心概念中,只有“气”在西医那儿没有对等概念,而“气”对中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或许弄懂“气”是解决困扰的关键所在。

  于是,他把与“气”最相关的中医气功学作为今后的主攻方向,遂从方剂教研室转入气功教研室。当时,正值气功热,刘天君尝试练习各种功法,用身体体验“气”。这一时期他随教研室主任宋天彬教授学会了五行掌,几经取舍,最后选定五行掌为一生持续修炼的功法。若干年后,修炼五行掌不仅基本解决了他一直肝痛的毛病,也避去了一场可能的大病。最关键的是,对“气”的身体体验,为他研究中医气功打下了坚实基础。同时,广泛学习心理学、行为医学、哲学等知识,试图立于现代科学的高点去审视中医气功。

  1999年,作为中医气功专家,参与了有关部门反对邪教法轮功的工作,更让刘天君认清中医气功的科学定位和发展路向。此后,中医气功发展步履维艰,但此前困扰刘天君的问题却逐步有了答案:中医不同于西医的特点及其科学性,在于通过“气”这一概念发现并描述了人体“能量系统”的存在和运行规律;通过辨析人体结构、功能、能量的关系,可以说清中医和西医的区别,也就说明了中医的科学性。

  理论层面的厘清,加快推动了中医气功学的建设。从《中医气功学》第一版的主要起草者,到此后每一版的主编,刘天君逐步成为中医气功领域公认的领军者,他殚精竭虑,带着他的学生们,汇集整理传统中医药中的气功疗法及其学术思想,形成体系,发展为一门独立的、既古老又年轻的学科。

  气功是调身、调息、调心三调合一的心身锻炼技能,“仅这个定义,历经几番争论修改,来之不易。”学科的建立,不仅使中医气功成为中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,还为其发展保存了一支队伍,也避免了中医气功再度沦入历史上的自生自灭。

  不同于西医向外实验、观察,中医通过向内修炼、体察,诸多理论可得以印证,无需外求。“中医气功应成为中医院校学生的必修课”,“中医气功的修炼,会使身体感受越来越敏锐,可极大提升个人的中医水平和境界。”

  关注不久前朱清时在北京中医药大学的讲座,刘天君很钦佩朱院士的印证求实精神,对社会上很多批驳不以为然。“源于西方的科学固然伟大,但也只能解释很少一部分事情;科学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,但不是唯一。”刘天君说,中国有自己的科学传统和科学思想,中医就是典型,中医气功更能说明问题。

  “我们这代人有责任把中医气功传承下去,一旦丢了,让后人再费力重新发现出来,那将是我辈的失职。”(王淑军)

来源:中国中医药报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